王玉鳳
  伊凡娜·斯坦科維奇(Ivana Stankovic)工作的麻醉病房位於德國鄉下,距離大都市法蘭克福約1個半小時的路程。
  在當地,幾乎沒有一位年輕的醫生是地地道道的德國人。29歲的伊凡娜與其他來自印度﹑匈牙利﹑埃及﹑烏克蘭和斯洛伐克的助理醫生一起工作。近年來,大批來自東歐和南歐的年輕醫生涌向德國,伊凡娜和其同事只是其中的縮影。
  德國的出生率正在下降,雖然該國政府正在努力吸引國外的科學家和工程師,但是醫生崗位仍然緊缺。在此背景下,這些外來的年輕醫生迅速填補了大量空缺的崗位。在過去的10年中,在德國工作的外國醫生總人數超過3.1萬名,增加了120%。
  不僅僅是德國。目前,整個歐洲大陸都面臨這一趨勢:大批醫生逃離東歐和南歐,奔往更富裕的國家。以法國為例,2008~2013年,外來醫生人數共17835名,上升了43%。
  語言障礙是關鍵
  雖然對於外來醫生來說,機會很多,但是要想在德國落地生根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與伊凡娜同齡的丈夫姆拉登(Mladen Stankovic)說:“不僅僅是語言方面的問題。而是在大家的眼裡,你究竟只是一位普通的外來者,還是一名受過專業訓練的醫生。”
  他補充道:“以前我們在塞爾維亞時,從來沒有想過會離開這個國家。但是壓力太大了,27歲時還看不到未來。所以我們坐下來,商討出路在哪裡。”
  從塞爾維亞中部城市尼什(Nis)一座醫學院畢業之後,這對來自杏林世家的小夫妻聘請了一名家教,開始了為期一年的德語學習之路。之後,他們就開始在網絡上尋找工作機會。
  一開始,他們計划去往德國海德爾堡這座風景如畫的城市。在海德爾堡,坐落著一座擁有628年古老歷史的大學,5000多名外國學生在這裡學習。不過,當地政府對來自歐盟以外的醫生有著嚴格的限制。伊凡娜和姆拉登必須通過一項醫學考試,試卷語言為德語。
  對於外來移民來說,語言是一個關鍵性的障礙。德語並不是一門容易掌握的語言。在萊茵蘭-普法爾茨地區,自2012年8月以來先後有360名立志成為醫生的年輕人參加了語言測試,但是通過率不到2/3。
  於是,這對小夫妻搬至相鄰的萊茵蘭-普法爾茨州。在那裡,非歐洲國家的醫生只要擁有外國大學的學位,便可以先工作兩年,再去參加上述考試,並有兩次補考機會。擁有588個床位的伊達爾-奧伯斯坦醫院當時正在招聘麻醉醫生,伊凡娜順利得到了這份工作。姆拉登也成為了一名沒有薪酬的實習醫生。
  這是個一再被重覆的故事。去年,當地新加入的外國醫生增加了10%,整個德國的情形也由此可窺一斑。
  人才危機嚴重
  德國醫生的老齡化正在加速,44%的醫生年齡超過了50歲,但是幾乎沒有年輕人願意接替他們的崗位。該國年輕的醫生紛紛涌向瑞士和斯堪的納維亞等薪酬更高﹑工時更短的國家。去年,將近3000名醫生離開了德國,移民至瑞士﹑奧地利和美國。
  除了醫學之外,德國在其他領域也面臨嚴重的人才危機。經濟學家們估計,到2020年,該國在工程師﹑數學家﹑計算機技術人員和科學家方面的缺口約達100萬名。德國經濟不僅僅依賴大眾汽車和西門子等知名企業,還依賴成千上萬家致力於技術革新的中小企業。如果沒有受過良好教育的高技能外來人才來補充,德國工業岌岌可危。
  慕尼黑工業大學校長赫爾曼(Wolfgang Herrmann)說:“這對德國經濟來說是個巨大的風險。我們應該勇於尋求最好的勞動力,允許有能力的外國人進入德國,併為他們創造一個良好的氛圍。”
  即便歐洲大陸多數國家抵制外來移民,德國政府仍然對技能型外來人才釋放出善意。上個月歐盟大選時的一項民意調查也顯示,多數德國民眾對外來移民持歡迎態度。
(原標題:人才缺口100萬德國急攬全球移民)
創作者介紹

北海道

jc30jcdzj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